母亲为儿子代购救命药却被认定贩毒:决定申诉 担心孩子没活路

(原标题:决定申诉的“贩毒母亲”:孩子的救命药只剩两周量,只要不是毒品罪都能接受 | 深度对话)

从龙龙出生第9天开始,就有人告诉李静姝,她的孩子活不长。

龙龙被确诊一种罕见病——婴儿癫痫伴游走性局灶性发作(EIMFS),属于药物难治性癫痫。

如今,不到两岁的龙龙已经有1米高,却没有认知能力。大多数时间,他都静静地躺在李静姝怀里,不抬头,不能坐,不追视追听,更不认识妈妈。李静姝带着龙龙辗转数个城市求医,却找不到病因。

绝境之下,有医生建议她试一试“氯巴占”。在许多国家,氯巴占都被用于癫痫治疗,但在我国,氯巴占是第二类精神药品,属于特殊管理药品。它虽然被医生写进病历,却尚未获批上市,也未获进口许可。

靠着病友之间的口口相传,李静姝认识了一位微信名叫“铁马冰河”的代购,陆续从他那里买到国外的氯巴占,龙龙的癫痫发作得到了肉眼可见的控制。李静姝已经看到一点希望,她总能从“蛛丝马迹”里获得一个母亲的快乐,“不发病时,龙龙偶尔会开心地踢一下小脚丫”。

今年6月,李静姝收到“铁马冰河”的私信,因为担心来自意大利的氯巴占包裹被海关扣留,拜托她接收一下。意外的是,“收包裹”的举动却把她卷入了一场涉嫌走私、运输、贩卖毒品的诉讼中。

取保候审两个多月后,她收到了河南省中牟县人民检察院“不起诉理由说明书”。检方认为李静姝已经构成走私、运输、贩卖毒品罪,但鉴于“为子女治病诱发犯罪”等原因,最终做出了“定罪不起诉”的决定。李静姝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,她决定申诉,“我只是为孩子购买了救命的药”。

在李静姝看来,虽然氯巴占不能完全治愈龙龙的病,却在与死神无数次的赛跑中,为她和孩子赢得了时间。“贩毒案”事发后,代购“铁马冰河”被提起公诉,李静姝和许多病友再次陷入无药可医的境地,剩下的氯巴占被她“掰开揉碎”了去用,只够龙龙服用两周了。

今日热点

热点排行

小编八卦

小编精选

友情链接